第二个大脑

微生物,图表来源于网络

长久以来,我们皆以为,只有长在脑袋里的特别器官——大脑,它才是全人类行为的主题指挥问题。近来,国内外的部分肠道专家商讨发现:除了大脑以外,大家肚子里的五脏六腑——肠道,也可以发挥功效影响我们的心思和表现,所以称它们为全人类的“第二个大脑”。

除开细菌、食物外,肠道里还有哪些?

我们知晓,大脑里有好多神经元,它们相互连接,传递信息。其实,肠道里除了有几十亿细菌外,也有上百万个神经元,其数额约等于一只猫或狗的大脑皮层神经元的多少。

它们和大脑里的神经细胞一样,相互传送信号,重要功效是:控制肠道的缩小,消化食物。

肠道与大脑咋样联系?

肠道与大脑可以举办双向交流。

肠道分泌血清素影响大脑。研究发现,人体中95%的血清素是由肠道分泌的,血清素是一种神经传递物质,它亦可影响人的饭量、食欲、睡眠、性以及心理

我们都体会过紧张和压力,很多个人一紧张就会肚子不爽快。现在正确来为你验证,这不是心思效用,也不是您生出的幻觉,而是大脑在感到压力后,发送信号给肠道,导致肠道收缩,引起痉挛,加速食物通过肠道的进度。遥远的下压力影响心思,令人焦虑,最后会招致肠道疾病

这一发现有何意义?

从微观的角度来讲,这一发觉对于与神经元相关的病痛——帕金森,有积极意义。

帕金森通常发生在有生之年人流中,是一种神经系统变性疾病,通俗地说,就是神经元的凋谢。一些神经科医务卫生人员发现,得帕金森病的人在发病前很长一段时间会有便秘和肠道运动放缓的征象。通过对患儿的肠道举行抽样后,发现肠道中神经细胞的异变和大脑中神经细胞异变相似。由此我们可以把肠子中神经细胞的异变看作是帕金森的“前奏”。

虽说帕金森不可能治愈,但越早发现、越早干预,效果越好。

通过,我们精通,对于部分神经病学的病痛,肠道在中间扮演着首要角色

肠道和大脑之间的这层关系,对于私有有何启示?

先是,人们连续说肥胖是因为吃太多,运动太少,其实肥胖是有遗传因素的。

地理学家做过一个试验,他们领取了肥胖的小白鼠肠道中的微生物,然后植入瘦弱的小白鼠的肠子中,于是原先瘦小的小白鼠变肥了。这项实验求证了:肥胖真的有遗传

附带,为了提升自身的免疫能力,我们需要让肠道中的微生物多样化,我们能做的有:

1. 膳食要多样化;

2. 制止采纳抗生素;

3. 让投机透露在细菌中。

恐怕有人对第三点持怀疑态度,但对刨腹产和顺产婴孩患过敏、哮喘等病痛的总括数据来看,刨腹产婴孩抵抗力差一些,更便于患上此类病症。因为刨腹产婴孩出生时,周围是无菌的环境,相比较之下,顺产婴孩出生时就曾经触发到了各类细菌,他们的抵抗力经过“磨炼”后,不易患上这么些疾病。

从进食初步,好好对待自己的肠子。

是因为我们的吐沫呈碱性,且有杀菌的效能,因而让食物在口腔里多滞留一些刻钟可以中和食物的酸性,尊敬我们的食道。

越来越是局部不便消化的矮小,如甲状腺素类,让它们在口腔中降解,则能避免在肠道中发酵,从而让您告别反酸和胀气。

末尾,让肠道菌群多样化最直接的方法是喝酸奶。

参考资料:

https://www.femmeactuelle.fr/sante/sante-pratique/comment-prendre-soin-de-ses-intestins-39649

http://www.lemonde.fr/culture/article/2014/01/31/le-ventre-notre-deuxieme-cerveau\_4354317\_3246.html

http://www.lapresse.ca/vivre/sante/201407/15/01-4784096-lintestin-notre-deuxieme-cerveau.php

https://baike.baidu.com/item/血清素/8707001?fr=aladdin

https://baike.baidu.com/item/帕金森病/945855?fr=aladdin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