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庄不二传

图片 1

山村不二传    第54回

  伟大的东晋!

       
大齐自姜太公立国至今七国争雄,己然有九百多年了。齐雄霸天下之东,濒临大海,尽得魚盐之利,贸易之便。尚武之风,传自太公,战车岂止万乘;文教之盛,广被海内外,学派无虑百家。

       
都城临淄,乃天下最繁华所在。宫殿巍峨,高楼耸峙,道路上车马粼粼好似蚁队,集市中商贾熙熙堪比蜂群。男人佩剑带玉,气宇轩昂;女生穿绸服纨,体态妖娆。庄子休惊叹齐之强之富之庶,果然如段子手说的,楚国人同台挥挥袖子成云阵,甩甩汗珠如下雨。

       
但南陈此时不是姓姜的了,田氏篡位,称齐王。田家虽说治理有方,但得国不合周始祖礼制,由此老觉惴惴不安。为了打造政权合法性理论,蠃取人心,齐王创设了第一名大院校。因位处临淄城东门稷下,叫稷下学宫。

       
学宫硬件甚了得,漫说教学楼、行政楼、体育场馆之豪华,就连老师宿舍都是齐王赐的府邸。齐王声称,高校者非有大楼之谓也,必有法师也。他广征天下学者,大师享受部级待遇,赐豪宅。天下高手,儒、墨、道、名、法、阴阳、兵、农等各派领军官物闻听,如过江之鲫,一时多集于此。齐王也不判断这家是真理的唯一标准,任百家争鸣。由此学术自由,各门各派各招弟子,尽情挥洒才华,日日互相探究pK,犹如百花齐放,斗艳于春风。

       
惠子与各派高手们过了几招,也觉膩害,各不相下。便有说那么些实物每天云里来霧里去,各说各话,Pk来PK去,也争不出个真理来。

        庄周倒极喜欢,说:
“老兄在唐代算高高手,但在这里也可是只是一家之言了。那样才好,免得你固步自封,自以为唯我独马,匆匆忙忙便公布自己发现了具有真理。

       
我听了这几天,倒觉印证了我的万物无标准的想法。对相同问题,各人各依经验、理性全能指出不同甚至完全对立的见地。相持双方,你站在他们内部一方立场看,确实也持之有故,言之成理;但你站在相反一方立场看,你也会觉得此方杠扛滴。因此对任一题材,定不出标准答案与真理。

       
比如孔门算术认定1十1=2是最靠谱的客观真理。可有杨朱派高手说非也,客观世界里万物均可分剖,并不设有同一性,所谓1只是个思想符号。故而连1都只有主观存在性,更遑论2了,你们孔门就是二!

        因而不如裁撤对有创立、唯一、普遍、必然真理的刚愎!
各人之言反正全不是在理独一的真理,借使你以为理所当然、有用、有相信的便不妨看成真理,而不必固执于甚么圣人之言。

       
有邹衍先生说神州有中国,是小九州;天下也有中国,是大九州。每个大中国里各有九小州,故此以蜀汉一州之大才占全球九九八十一分之一。可是天下在世界里又极小,尤如一块小石块存在于大山之上,又比一只空可乐瓶漂浮在大洋之中。

       
世界无穷尽,时间无穷尽,变化无穷尽。大家只是万物中一物,渺小短暂而不方便地存在于这颗红色的孤独星球。大家何人也无权猖獗宣称发现了何等放之四海皆准,置之万世不磨的客观真理。

       
观望世界角度无界限,鹏从九万里高空看,龙虎山细小如一粒黍米;蜗牛角上微生物,看根牛毛粗大如一座龙虎山。

       
观看世界的基点差别无穷尽。夏虫限于时间观测不到雪花,井蛙限于空间观看不到海洋,民哲、民科限于眼界观看不到学界思潮之全局,一派宗师限于成见地位观察不到她派妙处与效率。

       
因此百家斗不出真理,完全正常,不是糟得很,而是好得很,有利各人大开脑洞,磨炼学问。所以自己的口号是:怎么都行。理论全对,也全不对;全不对,也全对。

       
舍弃真理的成见,放空心,让心如门轴下的空洞。门轴唯有陷在空虚里,才能支承门扉内外转动,灵活无碍。心唯有在空虚里,才能兼容万物,任其是非,毫无苦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