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奇幻

第十八

巨神密室

四千人经过与Bach拉铁甲世界第一次大战,损失千人富裕,再受到全世界震怒的危害,全军加上伤员和伤马,仅剩两千一百三十二人,其中危害五百七十几个人。

还是能打仗的老总,唯有一千五百左右。

离虎父子六人都受些轻伤,穆塔博、张合、李通也无大碍,唯独不见了副将魏宪。

离虎叉着腰看着眼前这升起了几十丈高的啸风峡,口中自言自语道:曾祖母个熊,看来老夫就死在这三荒之地了。

离伤飞速问道:三伯何出此言,这,这峡谷为什么会升起来,真是巨神之神震怒了吗?

离虎惨然苦笑道:巨神之神怕是也管不来这多少个枝节,可土灵它老人家却是大大地不快活,把我们封在此地了。

秦璋问道:土灵即使神力巨大,我却不倚重她能抬起啸风峡这么比它巨大无数倍的东西。

离虎看了看左右固然列队整齐却都支着耳朵听她们讲讲的官兵,又看着跪在地上向天堂不停祷告的穆塔博,示意秦璋离开部队。

四个人走到无人听拿到的地点止步,离虎突然问道:这多少个小娘们是怎么来路?

秦璋看着在重重邻近阵容还算齐整的百十个劲装女孩子道:嘿,这么些女人不一般,是近两年在这三荒里也有些名头的女匪徒,与我军有过五遍竞赛,却不打不成交,亦敌亦友。无妨,不必理会。

离虎点点头,又看看周围,目色凝重地坐在地上长叹一口气。

秦璋也坐在离虎对面,等待她演讲。

离虎良久才问道,你师承到底是……

秦璋见此现象也不再避讳,拱手道:我师承昊天氏族的长老,但,重要学习战法,军事等技巧,对师门很多的古典和技艺都不甚了解。

离虎目光如炬看向秦璋,然后点头道:你没隐瞒,这,这位英雄师弟所学的不过法术一道?

秦璋一皱眉,内心酸涩,吐了口气才道:风师弟和其他几位师弟都是学的法术,我还有位师兄乃是自然绝伦的人员,已把师门的各样技术法术领会的炉火纯青,可惜却莫名失踪。师父痛心不已。

离虎再问:你师尊他老人家……

生活,但自身已多年未见。

你们一派我也略有听闻,据说昊天氏是曹魏神魔大战后幸存的人类,也曾创立过辉煌的古代文明,却在长久岁月底渐渐凋零,到今日几乎已很少走路在人世。

将军听闻不虚,确是这么。我师尊就是昊天氏长老之一,他们昊天氏的责任就是守护世间正道,制止邪魔作乱。只是,我迄今仍未见过昊天氏其他的继承者,也不曾接受师尊的别样命令去排除什么魔怪。

离虎沉吟一阵又问道:鸦魔和诡族不知是不是元魔的走狗?

这……晚辈实在不知。

离虎捋了捋胡须道:老夫一贯对古老传说的东西感兴趣,据说,这三荒之地就是巨神们的密室,房顶是雷电交加的云层覆盖任何人也无从通过,四面是绿色巨石做墙,巨神们在此处琢磨,墙壁就会稳中有升,直插云端隔绝四周。

秦璋愣了弹指间笑道:这……恐怕只是风传吗,巨神们竟有那般英雄,把方方面面三荒做房间。

离虎撇了撇嘴道:当初自己也认为只是传说而已,可近日却七分相信。

秦璋吃了一惊却表面镇静地察看离虎,心里暗自怀疑这老将军莫非是把脑子摔得不清醒了?他是一军上校,这可不妙。

离虎见秦璋脸上一闪而过的神气顿时精通,怒道:小子你他娘的觉得我患了失心疯在胡说八道吗?

秦璋一时语塞。

离虎目光遥望远方语气低沉地问道:苍山的基本点是哪些?

翠微,粉红色岩石为基,下边长有树木,但土层并不牢固,这……

秦璋惊悟道:苍山也是黑石,与啸风峡无异,南北走向,连长度也几乎一致!

他对三荒之地的耳熟能详简直比自己家庭的布局和布置还了然,经离虎一提示,举一反三即刻想到三荒之北是事物走向连绵上千里之多的土丘,裸显露来的岩层亦是黑色。而三荒南端则是大沼泽与滁南国交界,由于隐秘的诡族控制着沼泽而滁南国又少与外边想通,几乎无其旁人涉足。但秦璋却清楚,沼泽与滁南国的边际也是三荒南端的分界也正是由一条粉色石墙构成,据说石墙是滁南国祖先修建而成,千里石墙上设有塔楼,常年驻守。若按照离虎之说,这千里石墙竟是巨神密室的南墙!而长度正好与北端的千里山丘一致,与啸风峡和翠微合伙合成一个长方形的空中。

秦璋脑子有点转不復苏,这前几日所发出之事均已高于他的阅历之内,完全不合常理。

此时她猛然想到了师父和师弟,到今时他才幡然惊觉,他对师门中的精晓实在太少,甚至是九牛一毛。

师弟学的是法术,但他并未想到师弟能够将火苗的威力发挥到这般境地,更不知道人可以将协调燃烧如流星一般。

师父对师门和她协调的介绍亦是寥寥数语,以至于秦璋出师在此以前只是对战容,战法,武艺精通的胜出了当世的大部分人。秦璋出身将门,耳濡目染的都是弓马刀剑行军布阵,而法术一道,师父没有传授,他也不感兴趣,他更信任自己的力量。

席卷牺牲的师弟在内,师门中的另六个师弟却对法术、自然、历史更感兴趣,当秦璋独自在师门苦练武技的时候,五个师弟却陪着师父坐在长满金色羽毛有着锋利的爪和喙,身披铁甲的天空之翼上大方的周游世界。

她初见这比巨鹰还大十几倍的鸟时也曾特别感叹,可师父却轻描淡写地说这但是是与昊天族在远古时期就建立联系的一种生物,尽管极稀少,也不为常人所见,可是,它如故一种鸟而已。带有强力目的性的秦璋入师门就是想变成一代儒将,而这只鸟也不可能助教他怎么着,所以她从此也未多想这件事。

当她中午秉读兵书战策之时,两个师弟却摆弄着着一大堆古怪的瓶瓶罐罐,闻着各类奇怪的粉末,背诵着难懂的咒语。还时时因为使蜡烛的火苗忽然暴涨一尺而喜上眉梢。

那些在秦璋眼里,然则是有些好玩且古怪的东西。

当师弟平常缠着师父讲起东汉竟然巨神创制世界的传说时双眼发出兴奋的闪耀,师父像哄孩子打发寂寞的一身老人在絮絮叨叨时,秦璋却听着像催眠曲。往往刚听到巨神扯开了花花绿绿的行装,表露雄健如铁的胸膛,愤怒着抄起空中运行的闪电击向虚空中潜藏的魔影……秦璋就偷偷佩服师父的文彩和创意,心想这六个师弟又被师父哄得不轻,在活佛声情并茂得表演中睡着了。

师父讲的这一个传说莫非真的有发出过?亿万年前确实有巨神?他从没认真思考过人从啥地方来的?世界哪些演进?大多数时候,人民只是在各个节日祝福神灵,而生活却照常过。中土各国与并州和西域的广阔世界里有成千上万看不见的菩萨可供崇拜和迷信,而人类起点之说更是林立,甚至怪异。秦璋就不信任狄族人起点于人狼相配,而森林人身高体格和穆塔博这样万里之外的黑洲人同样,却偏偏说自己即便活着在森林里面却与贤城人同种同源,是巨神之神同时创设的,这又是何许道理?

所谓巨神之神,然则是贤城和另外多少个国家重点崇拜的菩萨之一。秦璋对连师父都相信的巨神之神并从未例外的情丝。

在秦璋还在天人交战之时,离虎却卡住她纷乱的思绪,一拍她肩头道:是不是脑力糟糕用了,如故想一想,大家怎么着才能回得去西镇,或者要在这三荒之地里怎么个死法。

秦璋回过神来惊道:怎么?难道就出不去了?

离虎苦笑道:别看这啸风峡升起了几十丈,似乎凭人力可以攀越,但你再想,这巨神们设下的阻力,又岂会是那般简单?我虽未想到能受到何种情状,但,料想是过不去了。

秦璋想起离虎说三荒之地是巨神密室,四面是黑石做墙,上方则是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的云层做顶。而他抬头望去,依然是艳阳高照,万里无云,好一个秋高气爽。

这天照旧晴的,注解传说也不尽然,将军何必如此悲观?至少大家也要尝尝攀爬啸风峡才是。

离虎大战两日都并未疲惫的脸上,此时却显得苍老许多,皱纹长远纵横,最后多少个的虬髯都显得有点下垂。他叹口气道:他外婆的,人越老就越信命,当年有个六柱预测先生说自己雄威一世,子孙多福,白虎遇黑,老而不死。

秦璋不好言语,只是听着。

离虎又道:我出生时正遇上贤城这夜遭受奇象,上午里一道白光划过天际,照的贤城亮如白昼。因而我姓离名虎自白生。家人也叫自己白虎。这不,四面黑墙被我碰到了。

秦璋皱眉思索了弹指间才道:可你还有下句,不死……不是说您长命百岁啊?看来巨神的墙也困不住你。

离虎咄了一声道:老而不死为妖,这句你听过吗!说人长年哪有说老不死的?有不死的人吧?

4858mgm,离虎无奈又愤怒地反问:不死的,是不是人?

秦璋只可以答复:这也恐怕您成了传说中的仙道之人,寿与天齐?

放屁!我终生征战杀伐,在仇人眼中简直如恶虎一般,何地有零星仙气?

秦璋被老离虎一袋烟的功夫骂了两回,心中也是有火却又不敢发作,只能低着头看着本地,一言不发。

离虎兀自气了阵阵,突然语气平静地道:送走战友吧。

秦璋立时一丝不苟地整改好甲衣,走到众将士面前,神情端庄,目光坚定,拔出长剑敲击盾牌。

众将士立时以进一步始终不渝的秋波齐齐望向秦璋,齐声低喝:鲜血已冷,荣耀永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