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降临

张有为15岁的时候就知晓,他可以瞥见部分…外人看不见的东西。

那一个或是扭曲着身子,或是分泌着恶心体液的英雄畸形生物,仿佛从暗淡下水道阴影后的不为人知世界不小心来地球闲逛一圈,从她的眼前经过,却又像是对他这只小虫子毫无兴趣…

这是一种极为严重的妄想症,和她的慈母的病如出一辙。

张有为永远记得见小姑的末梢那一端,这是他12岁这年。精神病院,铁窗的另一面,她安静地蜷缩在墙角,消瘦的肌体在药品摧残下如同只剩下骨架,神情不似此前被病痛折磨的非正常,如同一只没有的残烛上被忘记的火星。

来看太多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而且无法和人家解释,比起被囚禁在精神病院接受非人的治疗,张有为更乐于把自己尽心尽力的伪装成一个常人。他拼命消除所有非必要的社会交际,最后让投机有了远不同于其他同龄人的独身…沉稳。

在张有为18岁那一年起首,不只是臆度,而是在实际中只需要短短的大意或发呆,他就可知由此肉眼看见一个个截然不同于具体的镜世界,荒草萋萋的城池废墟、灯火通明而寂静无声的飞阁流丹…在那么些世界中进一步拥有这么些非正常生命,如同错印在一如既往张照片上的两张胶片。过上一段时间,这一个足以是幻象就会日益消散。

他猛然有了一种预感,要么他被被精神病压垮,要么,可能很快就会有答案,而这么些答案可能将会给她的活着,带来颠覆的更改。

一月的某一天,临近传统新年,高校的寒假已经起来,张有为仍旧得无暇于她小学生家教的劳作。尽管才大二,但他这张货真价实的魔都复兴大学商大学的学生证和成就单仍然颇有说服力——其是对峙于这些花样繁多培训机构可能难以挤进门栏的名校名师。

夜里九点左右,海关的钟声刚刚敲响,回家路上,张有为挤在魔都最繁华的人民路拥挤的人群中,等待下一轮红绿灯。身后是恒裕和紫峰两座魔都乃至华国南方的地标性建筑,灯火将临夜的云层映成温暖的昏棕色,却照样阻挡不住南下的强寒流。

打工赚钱养活自己一条小命,不是在世所要必须直面的啊?

小姑饱受病折磨的痛苦,在她12岁这年死在魔都第四个人民医院里;五叔从南部一座小城,在激浊扬清开放来到魔都读完高校,借助时代时髦下借助一些黄色贸易成功创业的发端资本积累,在商海上迎风击浪,略微挤进魔都投资人第一层次的车尾;八年前这次全球性的金融市场灾难,在竞争对手苦心积虑的准备下,他的大半生心血一夜之间付诸东流,他也选拔从她在恒裕28楼的办公室一跃而下,来收尾这一切。

当即,张有为还只是认为岳父丧失了重头再来的勇气;现在他才打听,大伯只想以协调的死来满意对手贪婪的欲念,而给她留给一条完整的后路。

这多少个年他在相当沪上非凡一级的公立中学乃至大学的学费来自于他三伯当年早早为她设下的资本。生活费则唯有靠自己解决。

有关家境大变后身边人非凡的意见,张有为倒不在乎;不过相对于那么些过去同学高分通过SAT得到北美TOP50的offer,他能进入现在这所高校就曾经很满足了。除了该死的神经病,他绝不顾虑温饱的生活,比较于华国大多数的话,真算不上太差。

历次想到这里,张有为都按捺不住自嘲的掠起口角。他缩了缩脖子,想把大半张脸塞进温暖的围脖中,可惜并未能如愿,夜晚的寒意如故驱散不去。此时动铁耳机中正好响起Katy
Perry的吐沫歌Firework:

“Do you ever feel already

4858mgm,buried deep?(你可曾感到温馨被深埋地下);”

“6 feet under screams but no

one seems to hear a thing.(在地狱中撕声呐喊,却没有人能听见你的声音)”

“…Cause baby you’re a firework(别忘了你是一支烟火)”

“Come! on, show ’em what

you’re worth(让他们看见你的价值!)”

“去你丫的二踢脚!”张有为心中暗骂,信号灯已经变绿,跺了跺双脚,想活动一下被热烧伤的血液,跟着人流走向马路对面的二号线入口。他忽然觉得多少不对。

在他的面前,拥挤的人流、不眠的灯火、引擎转动的干燥杂音——尽管现实的社会风气仍旧平淡无奇,但面前的那些世界却好像两张相片在联名冲洗出的重叠色彩,将张有为完全包围,似乎触手可及。

这是一片荒凉的灰白冰原,寒风卷起粗粒的雪粒,难以看出边界,只有一株张有为叫不著名字的宏大古树直插云霄,能看到粗壮主干覆满苍老的鳞皮。往上看去,向上伸展的枝头,树叶却被熊熊燃烧的大火所代表,几乎统统挡住了天空,而往下看去,纵横交错的深黑根系覆满冰原地面,用力插入冻土之中。

冷艳凝固的氛围也因为火焰的高温扭曲蒸腾,点火的枝头不时的掉下未熄灭的枝条,又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所操控,灰烬在冰原上围成一条不知通向何处的道路,从张有为眼下通过。道路两旁,散落着可能残缺的茫然生物尸体,有些尸体上遗留的衣着碎絮甚至拥有人类的痕迹

不灭的炎热烈焰,却有一种毫无生气的漠然死寂,三种特色对峙冲突,却不知所可相互妥协。

本条仿固然毛玻璃后的铅粉色冰原,与具象世界完全重叠在张有为眼中,互不干涉影响,似两条笔直平行的线,独立并行于两个例外的维度。

对于张有为来说,这也可是是不怎么一愣。见惯不惊,他只平淡无奇地瞥了一眼,然后回过头继续向马路对面走去。

就在张有为认为自己力所能及继承平静的走下来,直到这个冰原世界和谐从她眼中消失的时候,脚下的斑马线起初现出了震动感,伴随着的是不可胜数撞击地面的音响。

张有为没有改过自新,已经脑补出一个无人可挡的凶兽身影。这些声音来的快速,转眼就到了张有为的身后,腥热的呼吸毫不谦虚的打在他的后脑上。恰好此时,张有为走完斑马线,开端转换方向,正好抬头。

人形的肢体,但约摸两米五的身高,已经超出地球人种的极限,身上勉强挂着几根破碎的衣缕,根本遮掩不住灰色的兽毛。几根粗大的锁头在它的躯干穿进穿出,凝固的血痂和破旧的锈迹混在一块儿难以分开。狰狞的面庞显得过分诡异,下颌如蛇一般扭曲成一个言过其实的角度,口涎从嘴角滴落,獠牙折射着锋利的火光。除了很奇怪的一点…那野兽浊粉红色的瞳孔中,除了兽性的疯癫,还拥有出于求生本能的…恐惧!

张有为没有团结想象的那么有胆。

就此,他无心的向一边偏离一点,恰好和凶兽的人身擦肩而过.

就在这一弹指,凶兽身上的锁头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巨手紧紧攥住,一把制住其飞奔。凶兽神情痛苦,张开的血盆大口却发不出一声哀鸣,身躯更是在这巨手的揉捏之下,缓慢地扭转、变形,如同顽童手中的橡皮泥,最终被肆意丢弃在一面,组成了灰烬道路的一局部。

到头来,这猎奇的镜头在张有为眼中逐渐变淡,直至消失不见。从一起始就做作为一个第三者的张有为微微撇嘴,安静的偏袒地铁口走去,顺手拔下耳麦。

地铁口站着一个瘦高的中年男人,用布鲁斯(布鲁斯(Bruce))口琴吹着不知名的快乐旋律。他个子瘦高,身上的青色呢子大衣虽显陈旧,但被打理的相当清洁。

口琴男人面色黝黑,抬头纹和眼角纹也覆盖不了他爽朗的笑脸。放在身前的破旧礼帽中也从没稍微收入。男人座位旁倒是放着彻底四只小马驹公仔,甚至精心的将几张沪上晚报垫在底下。

“My little pony!!”

张有为一愣神,没悟出天下之大仍然仍能遇上一位演出的Brony,看着Fluttershy水汪汪的大双目,张有为心绪没来由的变好了,顺手将六个硬币丢进了口琴男人身前的罪名里,头也不回的赶地铁去了。

相关文章